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党史人物 > 皖西党史人物
商南立夏节起义元勋徐子清和徐其虚
编辑日期:2019-8-5??来源:??作者:廖家同????[ 关 闭 ]

?????????

徐子清???????????????????????? ???????????? 徐其虚

徐子清(1898.8.16—1929.7.4)?????? ???? 徐其虚(1906.4.29—1929.8.17)


商南立夏节起义元勋徐子清和徐其虚

廖家同

?商南立夏节起义有两位主要领导人,誉称“二徐”。

?“二徐”是谁?他们就是九十年前在大别山叱咤风云的徐子清、徐其虚。他们俩都是湖北省麻城乘马岗人,虽不在一个家庭,但他俩以祖孙相称。徐子清于1898年出生在一个自耕农家庭,徐其虚于1906年出生在一个破落地主家庭。但他俩有几个共同特点:他俩都上过几年私塾,成绩优异;他俩均于1924年到武汉接受中等教育,均受到进步思想影响,同时走上革命道路;他俩同于1926年先后加入中国共产党。

?徐子清入党后,与徐其虚、王树声等同志一起,在乘马岗会馆组建起第一个党支部,并任党支部书记,组建起农民协会,会员达四万余人,斗地主打土豪,闹得轰轰烈烈。徐其虚在宣传革命道理时,用诗歌写出标语:“穷莫忧愁富莫夸,哪有常穷久富家。土豪把我穷人压,不劳而获得荣华。只要农民团结紧,千年铁树也开花”。他怀着救国民于水火、改造社会的远大理想,毅然参加贺龙领导的国民革命军第九军第一师,出师北伐。因作战勇猛,常受师部表彰。


???

图为乘马地区第一个党支部旧址——乘马会馆


?1927年春,徐其虚随贺龙部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独立第十五师,参加第二次北伐,奔赴河南前线。在讨伐奉系军阀中屡建战功。“七·一五”反革命政变后徐其虚随贺龙部参加了“八一”南昌起义。9月下旬,他与徐子清等在邱家畈听取了上级传达的党的“八七”会议精神,与王树声等同志一起发动了“九月暴动”。11月,“二徐”与其他同志一起带领农民自卫军和上万民群众参加着名的黄麻起义。

?1928年春,“二徐”带着黄麻起义的成功经验和教训,先后到商南斑竹园,以织袜手艺为掩护,根据鄂豫皖特区委的决定,徐子清任特别区委书记,徐其虚任委员,秘密开展党的工作,准备商南武装起义。

?人生地不熟,徐子清只好经徐姓户长介绍,挑着手摇织袜机和行囊来到白果树湾徐俊生家,后到平头山潘家湾落脚,开始串联贫苦百姓,宣传革命道理。春节一过,中共商罗麻特别支部书记肖方同志就与徐子清取得了联系,并认识了潘家湾的廖炳国(也称廖秉国)。由肖方介绍,廖炳国去黄安找到了中共鄂东特委委员徐其虚,并随同廖炳国一道来到穿石庙潘家湾。“二徐”自此又并肩作战了。

图为徐子清和徐其虚的手摇织袜机

?

?这年冬,徐其虚受鄂东特委正式派遣,来白果树湾,以卖香纸火炮为掩护开展党的工作。

?徐子清、徐其虚、肖方、周维炯、廖炳国聚在一起商量研究,根据革命形势和群众思想觉悟,决定建立一个初步的革命组织“兄弟会”。经过“二徐”串联起来的可靠成员有肖方(特别支委书记)、周维炯(特别区委委员)、廖炳国(商城县委委员)及商南本地进步人士陈延生等18人。

?以上18人后称“十八兄弟会”,在徐子清、徐其虚主持下,采取桃园结义的传统方式,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春日,选择平头山(后改称太平山)穿石庙石竹湾后山----火焰垴举行结拜仪式。徐子清主持仪式,焚香燃烛,十八位兄弟站成队列,徐其虚一字一句的宣读誓词,十八只拳头高高举起,跟着宣誓:“决心参加中国共产党,革命到底,团结一心,死不叛党,同生死共患难,若无真心实意,则三叉六孔!”铿锵有力的声音在火焰垴上空回响。

图为太平山穿石庙石竹湾后火焰垴山顶


?后来“兄弟会”不断发展壮大,在平头山穿石庙办起一所列宁小学,以学校为掩护,发动穷苦民众闹革命。不久,十八位兄弟乘南溪、李家集、丁家埠、牛食畈、竹叶庵、禅堂庙等民团招收新兵之机,安排十四位兄弟打入了民团,除徐子清、徐其虚、肖方、廖炳国四人因党组织领导和联络工作的需要,在外策应。

?1928年8月,徐子清、徐其虚在穿石庙党代会上,认真分析了商南地区起义的有利条件,讨论组织武装起义的具体事宜,发展党组织和群众组织等问题。

?起义的有利条件是:豫东南地区大旱,农民没有饭吃,加之兵匪骚扰,租税繁重,广大农民与国民党新军阀和地主豪绅的阶级矛盾日益尖锐,人民群众迫切要求革命,改变饥寒交迫的现状。

?会议决定一面深入发动群众,秘密发展农民武装,一面抓紧士兵工作,掌握敌人武装,择机起义。

?会后,挑选一批共产党员和农民进步分子,组成几个武装小组,夜间活动,老百姓称之为“摸瓜队”,“摸”掉反动分子,“摸”来武器弹药。

?1929年3月13日,中共豫东南特委和鄂东特委及红三十一师党委在光山县南竹园举行联席会议,鉴于商城县委连遭破坏,商南区委与上级失去联系等情况,决定把商南党组织暂时划归鄂东特委领导。接着,鄂东特委把“商南、罗北、麻东”划为特别区,继续派徐子清、徐其虚发动商南武装起义,并成立以徐子清为书记,以徐其虚、周维炯、肖方为委员的商罗麻特别区委。

?商南革命力量蓬勃发展,使敌人惊恐万状,开始对共产党员和革命进步分子进行残酷镇压。面对这一危急情况,5月2日,徐子清、徐其虚在平头山穿石庙召开商罗麻特别区委紧急会议,分析形势,决定当机立断先发制人,将原定中秋节起义,提前到立夏节,趁敌人过节大吃大喝放松警惕时起义,消灭反动武装,成立工农红军,开辟革命根据地。会上,成立了起义指挥部,推选徐子清、肖方任总指挥。5月4日,中共商南区委又在墨园高氏祠召集商南各党支部负责人会议,做了具体部署,确定口令、暗号。徐子清1号,徐其虚2号,李梯云3号,并指令立夏节三更行动、四更缴枪、五更结束,制定出《商南立夏节起义行动计划》,由丁家埠曾静华保管。

?经过周密部署,5月6日立夏节之夜,商南以民团起义和农民暴动相结合的武装起义在李家集、丁家埠、火神庙、汤家汇、佛缘庵、西河、沙堰、斑竹园、竹叶庵、包家畈、老盐店、漆承昊庄园、大屋湾、水竹园等十四个暴动点同时爆发。

?参加吴家店竹叶庵暴动点的汪永金、廖业麒,在暴动前取出了藏在夹墙的枪支,反复进行擦拭。其他人员有的磨刀,有的往土枪里灌弹药,有的绑鞋子。大家想到战斗马上就要开始,报仇的机会就要到了,都有一种说不出的兴奋。

图为吴家店暴动点遗址——竹叶庵


?三更天到了,徐子清进行了简短的动员。

?“弟兄们!我们马上就可以报仇了!我们盼望的一天终于来到了。 今天晚上,我们分四路行动,每路都要按时到达地点发动进攻。大家战斗时一定要服从命令,不要慌张。民团里面有我们的兄弟,只要我们在外面一打枪,他们就会在里面行动。因此,叫大家开枪就要开枪,不叫开枪就不要开枪,一定要听从指挥。大家听明白了吗?”

?“听明白了!”

?“大家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大家又一齐回答。

?“好!分头行动,出发!”徐子清的声音短促有力。

?徐子清、汪永金、廖业麒和周世觉等率领农民武装共50多人来到吴家店小街河对面的竹叶庵 。

?竹叶庵里驻扎着柯寿恒部的罗志谦民团,共有32人。汪永金、廖业麒打入这个民团后,发展了周厚玉和林树生两名党员。汪永金、廖业麒以过立夏节为名请假回家,实际是为了晚上为暴动队伍带路。

?暴动队伍将竹叶庵围住后,汪永金、廖业麒凭借熟悉地形,顺着房屋边的阳沟轻手轻脚地摸着前进。汪永金、廖业麒承担摸掉岗哨的任务具有有利条件,万一被发现就说是过节后归队的,可以蒙哄过关。

?拐过一个墙角,汪永金和廖业麒看见大门口的两个哨兵正坐在门前打瞌睡。他俩一见这种情况,不由暗喜,相互交换了一下眼色,就轻脚快步上前,像猫捉老鼠一样扑到哨兵跟前,一只手搂腰,一只手捂嘴,飞快拖过墙角,在其他同志帮助下用绳子将哨兵绑了起来。

?汪永金和廖业麒拍了3下巴掌 ,接着迅速冲进大门,见里屋的房门已经打开,周厚玉和林树生正分站在门两边。屋里的人横七竖八地躺着10多个人,鼾声此起彼伏。

?汪永金、廖业麒、周厚玉和林树生会意地点点头,进去将枪收到一起。接着,汪永金连开两枪。

?门外的徐子清听到两声枪响,便知道楼下的枪支已经到手,他下令大家朝天开枪,高喊着:“冲啊!冲啊!”大造声势。

?汪永金、廖业麒听到外面的枪声,接着又开几枪,并大喊:“我们是共产党,你们被包围了,快投降吧!”

?楼下的敌人被四面八方的枪声惊呆了,不知所措。

?“赶快上哨楼!”民团队长罗志谦命令道。

?一些团丁慌忙往楼上跑。

?汪永金、廖业麒一看,大叫起来:“好!看你们不投降!”接着又连开几枪 。

?楼梯上有人吓滚了下来,有人跑了上去。

?这时徐子清带人跑了进来,一见这情况,连忙叫汪永金、廖业麒、周厚玉和林树生赶快找竹竿和干柴,并将干柴绑在竹竿上。

?汪永金将绑着干柴的竹竿直冲到哨楼下面,大声喊道:“我是汪永金,这里有多少人多少枪多少弹药我都晓得,都摸过。现在你们只有老老实实地缴枪投降才有活路,要不然,我一把火点着,就叫你们见阎王。”

?“你们都是穷兄弟,为地主老财卖命死了也亏心!赶快缴枪投降吧!”廖业麒接着喊。楼上出现一阵骚动。

?徐子清又连开了两枪,楼上又鸦雀无声。

?汪永金和廖业麒接着又喊话:“我们已经有言在先了,对得住弟兄们了。再不缴枪投降,我们就点火了!”

?“不要点火,我们投降!”接着,一支支枪从哨楼上丢了下来。

?同志们一拥而上地冲了进去,屋里的团丁都做了俘虏。一查,不见队长罗志谦。原来这个家伙见大势已去,趁着混乱逃跑了。

?暴动成功了,同志们扛着枪,押着俘虏,直向平头山赶去。

?在徐子清率领队伍攻打竹叶庵民团的同时,离吴家店不远的包家畈也在举行暴动。

?在共产党员漆耕圃、晏八凤、夏长言、吴庆延的领导下,当夜集中了农协会会员100多人,宣布暴动。接着,兵分三路,活捉了张绪清等10多名豪绅地主,没收了粮食财物。对号称“张阎王”的张绪清进行了公审,当场镇压。包家畈暴动也顺利成功。

?徐其虚和郑延青一路,负责解决白沙河佛缘庵的卢银宾民团。

图为沙河乡白沙河暴动点遗址——佛缘庵


?麻城窜到白沙河的郑其玉民团一部分已经溜回麻城,只留下卢银宾民团20多人驻扎在白沙河佛缘庵内。佛缘庵,人们也称为福禄庵。

?徐其虚和郑延青率领隐藏在平头山上的张贻志等30多名农民武装,经过柏树冲直奔白沙河。

?午夜赶到后,与共产党员杨珂领导的20多名农民自卫军顺利会合。他们白天就已经隐藏在山上,等待着平头山上的队伍到来。

?杨珂告诉徐其虚,他和打入民团内部的共产党员阮绍宏已经做好准备,采用火攻。

?阮绍宏当晚站岗,徐其虚、郑延青和杨珂依计而行,分别带队伍将佛缘庵包围得严严实实。接着,用事先准备好的煤油泼到民团营房上,燃起了熊熊大火。

?“着火了,快跑哇!”从睡梦中惊醒的团丁们喊叫着,有的披着衣服,有的光着脊梁,拎着枪纷纷外逃。

?徐其虚、郑延青和杨珂则带着队伍乘势猛攻。

?随着几声枪响,跑在前面的4个团丁应声倒下。 其他人吓得倒在地上,连声喊:“我投降!我投降!”

?农民武装一拥而上,缴枪11支。一清查人员,却没有见到队长卢银宾。原来他看到大势已去,乘着混乱,仓皇逃命。

?徐其虚、郑延青和杨珂带着农民武装队伍在佛缘庵集合,欢呼暴动成功。

?解决卢银宾民团从包围到战斗结束不到20分钟,大家在欢呼胜利的同时,觉得很不过瘾。徐其虚、郑延青和杨珂商量后,决定接着攻打恶霸地主漆承昊的庄园。

?“我来带路!”一个瘦弱的农协会会员自告奋勇。他叫葛海洲,只有16岁 。

?农民武装队伍立即行动,包围了漆承昊的庄园。

?漆承昊半夜听到了枪声,心中生疑,便起来观看。他看到朦胧的夜色下,一条条黑影向自己家走来,就知道不妙,命令家丁严加防范。

?杨珂刚要喊话,徐其虚制止。徐其虚喊道:“漆先生,我们是红军。只要你开门放粮,我们饶你不死!”

?漆承昊听到是外地人的口音,又说是没有听说过的红军,感到十分恐慌。

?家丁头目说:“老爷,您怕什么!不要听他吓唬人,哪来的红军? 我看还是几个黑杀党在捣蛋。不给点颜色看看他不晓得厉害!”

?“那你说怎么办?”漆承昊问。

?“家里有6条枪,先打他个下马威!”家丁头目答。

?“好,你看着办吧!反正不能让他们进来!”

?徐其虚的喊话还在继续,家丁头目下令家丁在院墙上照喊话方向开枪。

?“砰!砰!砰!”连续枪响,喊话声停止了。 家丁头目有些得意:“打成哑巴了吧!就是个贱东西,不打他不知老子的厉害!”

?“娘的!这是个不尻他妈不叫老子的东西!来,给我打!”徐其虚的叫骂声刚落,一阵稠密的枪声响起。子弹打在院墙上乱蹦,一个家丁中弹倒下,在地上翻滚,“哎哟,哎哟”地哀嚎 。

?“撞门!”徐其虚接着说 。

?几个农协会会员抬着一根粗原木狠劲向庄园大门撞去,只几下,门就被撞开了。

?徐其虚带人冲了进去。

?家丁头目指挥家丁举枪想射击,徐其虚眼疾手快,“啪啪”两枪将家丁头目和一个家丁撂倒,其余家丁慌忙举枪投降。漆承昊当场昏倒在地。

?葛海洲冲在前面,带着农协会会员打开了粮仓,开仓分粮。分粮的群众兴高采烈,喜笑颜开。

?一夜之间,起义全面胜利。当晚领导南溪街火神庙暴动点的漆禹源同志,满怀胜利喜悦地心情,写下了一首诗文:“一夜风雷扫,多年孽瘴消,工农揭竿起,雪恨有今朝”。

?5月7日,十四处暴动点起义队伍分四片集合:南溪片集合于彭氏祠,代号“海鸥”,斑竹园片集合于穿石庙,代号“海鹰”,丁家埠片集合于大王庙,代号“海燕”,白沙河片集合于禅堂庙,代号“海潮”。每个集合点有2-3名党员在台上演讲。徐其虚在穿石庙演讲时说:“同志们,什么叫共产党?共产党就是穷人的政党,穷得一无所有就是无产阶级。每个穷人都能分得一片土地,就是共产主义。剥削阶级长期残酷的喝着劳动人民的血汗来养肥自己,而我们穷人过着牛马不如的生活。同志们呀!你们要站起来!打倒他们!参加革命!哪怕我们家里还剩下一片瓦,一口锅,甚至连筷子都没有,革命意志不要减,总有一天革命会成功的!”。接着,他高唱起自编的歌:“国民党是反革命,保护土豪和劣绅,受痛苦啊是我们的工农,哎哎哎嗨哟,受痛苦啊是我们的工农。国民革命几十年,军阀打仗争地盘,不革命啊怎么得安全,哎哎哎嗨哟,不革命啊怎么得安全。”他的演讲和高歌唤起了广大民众,纷纷加入到革命洪流中去。

?5月9日,集合起来的四路大军3000余人,会师斑竹园朱氏祠门前青冈栎树下,召开声讨大会,控诉大恶霸地主罗维楚和反革命分子周若发,为平民愤,当场处决这两个敌人。徐子清当即宣布成立中国工农红军第十一军第三十二师,师长周维炯,党代表徐子清,师党委书记兼参谋长徐其虚,政治部主任李梯云,下辖97团团长肖方,党代表金佛光;98团团长郑延青,党代表王子良,特务营营长姚娣圃;炸弹队队长廖肇炎;全师近200人,长短枪60支。

图为斑竹园朱氏祠门前青冈栎树


?5月10日,徐子清、徐其虚二位起义元勋,紧锣密鼓地在斑竹园文昌宫召开红三十二师司令部扩大会议,制定10项工作方针和任务:1、积极联络红三十一师;2、积极支援皖西武装起义,建立红三十三师;3、培训红军主力和地方武装骨干;4、建立兵工厂、军需处、军医院;5、没收地主枪支弹药、扩充革命武装力量;6、镇压少数罪大恶极反动分子;7、发动农协会,分地主粮食和浮财,救济贫苦百姓;8、当年谁种庄稼谁收,不交租课;9、过去所欠地主租课、高利贷一律废除;10、筹建商城县苏维埃政府。

?从这天起,徐子清、徐其虚被商南人民称为“穷人的救星”。他们领导的红军冲在前,成千上万的穷人紧跟其后,敌人的收买、利诱无济其事。“二徐”和周维炯都一次又一次地打败敌人。

?老百姓用真诚的感情称“二徐”为立夏节起义的元勋,当之无愧!可惜二位元勋均在1929年7月、8月被错误地杀害,特别一提的是8月份,当红32师从商南向光山县战略转移的时候,一些反动分子将徐其虚抓起来,脚镣手铐,压到关庙乡蔡家畈蓼叶岩太阳河边,残酷杀害。当时徐氏姑娘徐静生见徐其虚侄子遭此不测,回娘家讲述徐已牺牲,于是白果树塆青壮年在民主人士徐朗山的组织下,将徐其虚的遗体从关庙乡的蓼叶岩太阳河边偷偷抬到斑竹园简家畈黑河一座“六畜未禁”的山场上,草草埋葬在先烈徐子清的右侧,相距大约十米。两位先烈牺牲后都被党中央纠正其冤,追认为烈士。2019年6月26日,先烈徐子清、徐其虚爷孙俩的遗骸迁葬在金寨县烈士陵园。

???



参考文献:《黄麻起义》《中共麻城简史》《金寨红军史》《中华英烈大辞典》徐生坦提供的资料等。